主页 > 科学教育 >

核心期刊约稿信曝光 版面费怪象令人深思

2019-01-28 12:06 来源:未知

  “我们杂志,从来就不收版面费。”这句话,李主任一字一顿地反复说了好几次,“我跟那些人就是这么说的。他们总是问我们杂志收多少钱给发一篇文章,不仅这次问,以前也总有人打电话来问这个问题。评职称就必须得文,期刊还有等级的差异呢,有时候不发个‘核心’还不顶用。因为我们是国家级的核心期刊啊,都想来我们这里发文章,所以好多人都巴不得我们收钱。还有人跟我说了,‘你们只管开个价!收多少钱我都给!’那迫切的架势,我估计啊,你管他要一万他都能给。可是我们哪敢收啊?哦,谁交钱谁就能发,这不乱套了吗?”

  两周后,《中国高等教育》刊出一则《重要声明》:“最近,有关部门向本刊编辑部反映,有人制假版《中国高等教育》杂志和假网站进行行骗。还有人向一些高校群发电子邮件,谎称《中国高等教育》收取版面费即可发表文章,并于近日在北京有关银行设专门账号行骗。在此,本刊编辑部郑重声明,本刊一律不收取版面费,并对上述行为表示愤慨。如果有人仍不放弃侵权和损害本刊声誉的行为,本刊将通过法律渠道予以追究。同时,特别提醒作者高度警觉,不要受骗上当;投稿请直接与本刊编辑部联系,不要相信任何中介。”

  汤老师在河南某职业技术学院宣传部工作,是该院学报的编辑。他目前正好处于“两副”身份的阶段,副主任、副教授。据已经评上教授的“过来人”陈老师讲,要知道这个阶段是怎样的一种瓶颈,用钱钟书的话来解释便好——“晋升初级、中级职称好比丫环收房,而评定高级职称好比妾室扶正;丫环做妾易,妾变正室难。”

  我是《中国高等教育》编辑部的总编助理小王,负责编辑部稿件审定的三审工作,也就是说,所有在本刊发表的文章,最后一关,都是由我们审定,签字。从业几年来,做事认真,勤恳,敬业,深得同事、领导看重。可是,结婚了,却连个房子都无力购买,现在还是租房子住的,老婆大人天天念叨,说我无能,不能给她们一个安稳的生活。深感责任重大,愧对父母妻儿。想我当初来京之时,也曾是志得意满,万丈豪情,本以为可以为祖上争光添荣,为自己铺顺锦绣前程,衣锦还乡。没承想,却依然是身无分文,落魄游荡。在此经济大潮之中,不能不为之心动了,无奈啊!

  1.发送文章到我的邮箱,A:二十日内发送电子稿用稿通知到你的邮箱(有盖章),你两天内付款(每篇3000元)。(如需要书面稿,再通知你邮寄书面稿)收到款三天内,发放正式的用稿通知书给你。或B:收到回复后,先付三分之一的定金,收到定金后,二十天内直接发正式用稿通知给你,收到通知后,付清余款。注意,此事纯属个人行为,与编辑部无关。(请注明你选择何种合作方式)。

  根据汤老师等人提供的线索,《中国高等教育》编辑部领导拨通了“总编助理小王”的电话,严厉警告他不要再假借杂志社员工的名义行骗,并称已报了警。对方不知是真的慌了神还是圆滑地打太极,态度极好地说:“我也是的啊,是我上级指挥我干的。”他主动留下了“上级”的姓名和联系方式。

  “你看,”她指着电脑屏幕,“这是福建的一个中介搞的,‘帮’我们征稿。我们当时意外发现了,很震惊。追查下去,辗转了好几个人,在一个什么破地方找到一个几平方米的破门面,找到了一个什么‘苏老师’。我们副总很生气,亲自打电话过去质问,结果对方理直气壮地回答,‘我们不也是想为你们找些好稿子嘛!我们说收钱了吗?我们就算收钱,那也是为你们收啊!’你看,这不存心耍无赖吗?”

  在对这些中介机构做了一定的调查后笔者发现,多数中介的投稿热线都是手机或者小灵通,联系人一到两人;多数中介没有公司地址,对于有限的几家留了地址的北京市的中介机构,笔者前往调查时都发现该地址根本没有这些单位存在。在随机采访的高校教师和研究生中,的确有通过中介顺利发表了论文的,但也有不少被“黑中介”骗过或险些被骗的。

  据统计,目前我国公开发行的期刊不过万余家,其中,被北京大学收录的核心期刊(多数单位认可的“核心”标准)不到2000家,而全国高校教师近97万人,在校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超过2300万,其中研究生超过100万。以某所“211”重点高校为例,硕士研究生需在公开出版刊物(不需要“核心”)上发表一篇论文才能获得毕业资格,博士则要求两篇以上的“核心”。

责任编辑:admin

相关新闻